重生之封神演义
您的位置:文秘網 > 演講致辭 > 征文范文 > 正文

端午節隨想---粽子里的故鄉味道

征文范文 相關范文 編輯:清漓 發布時間:2019-6-7

端午節隨想---粽子里的故鄉味道

年年端午,今又端午。端午節未到,但濃濃的粽香早已漂滿大街小巷,隨之漂蕩的是奔波在中國鐵建建設工地的游子的心和思家的情。尋著味兒買上一個,剝開,細品,甜糯的香氣繚繞中不知怎嘀就浮現出銀絲白發媽媽專心包粽子的場景,已過半百的男兒突然有點哽咽。

吃粽子,賽龍舟,薰艾草……如果說給中華傳統節日排個序,擁有濃郁中國文化氛圍的端午節一定會妥妥的奔入前三甲。小時侯,端午是語文課本上的屈原,孩子們總喜歡歪著頭,托著腮,一邊看媽媽和奶奶用嫻熟的手法包著粽子,一邊聽那聽了不知無數遍卻總也聽不夠的屈原投江的故事。所以在孩子們的心中,端午一定是個懷念憂國憂民的仁人志士的日子,無論是踏青賞景,觀看龍舟競渡,還是在家門前鄭重拴上一束艾草驅邪避難祈求吉祥,甚至一家人吃著粽子、看著電視,愛國是永恒不變的主題。在家長們“吃水不忘挖井人”的感嘆中,孩子們不僅僅會認識屈原,也會認識“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的陸游,了解“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并對“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礴走泥丸”的紅軍戰士肅然起敬。端午,最初寄托的是百姓對屈原的哀思,如今傳承的卻是一代又一代不斷豐富的愛國主義精神。

成年后,端午是一張思鄉的船票,歲月塵埃中,媽媽的粽香成為念想。我們把對家鄉的思念沉封,走在了拼搏的路上,加班忙碌后,期待已久的三天端午假期對于大部分中國鐵建人來說,那種親手包一包粽子,讓孩子充滿期待,讓父母露出笑臉的時光并不算太多。但我們依然年年盼端午,因為那淡淡的粽葉和艾蒿的清香,總是會讓人浮想聯翩。讓故鄉模糊的影子突然間清晰,讓對父母對妻兒子愛與牽掛更加強烈,讓我們更加明白堅守的理由,奮斗的意義,是為了讓這個國家更強大,是為了讓家人生活的更幸福。

其實仔細了解端午,他并不是屈原一人的專屬節日,作為中華民族傳統節日,它“因天人相應而立,孕人文精神而豐”,是我國最古老的節日之一,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端午人物”就有屈原、伍子胥、曹娥等。屈原的憂國憂民,伍子胥的含怨而亡,曹娥的投江孝父,都被后人所追思禮贊。但惟有屈原的愛國親民、廉潔勤政和高風亮節,彰顯的是愛國至情,擔當的是民族大義,受得住萬民敬仰,成為歷朝歷代公認的“端午人物”。所以今天我們品端午,不僅僅要品出家的味道,更要品精神,品大義,在思索中更明白何為民族精神,在思念中更堅定大義取舍,這應該是端午之所以成為民族節日的真正意義。

那天晚上,心情煩悶,又適逢得空,就出去走了走。沒有月光,幾顆星星在云間點綴,河岸邊的柳樹擺著新綠,那綠是黑暗中的印象,綠得讓我發冷。還是去鎮上吧,那里人多,熱鬧的地方是能夠讓人心情好點的。

這是個古鎮,離項目部只有兩三公里,鎮子不大,小橋流水,古色古香。鎮子上的熱鬧很安靜,我喜歡這種安靜的熱鬧,店鋪都是小的,燈光似乎也很朦朧。大家都不急,走走看看,進進出出。粽子是這里的特產,每次來總是“粽香”第一個迎接我,香味不是清幽的,因為粽子中間包裹的是一大塊扣肉和咸香的糯米一起咬下去,軟糯爽口。就這樣伴著香味走著看著,直到看見一家店門口擺出的一塊宣傳牌,白光很亮,一下就被它吸引住了,下意識地把腳步放得更慢了些,宣傳牌上的粽子是很清秀的,但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那幾個字——“粽”在心間。一下子,把我帶回了故鄉。

父親常說“走千走萬,不如淮河兩岸”,淮河從我的家鄉穿過,是家鄉的母親河。小時候,每年去縣里的次數不多,但每次去,只要能看到,哪怕是一個角,父親總會跟我說:“你看,那是淮河大橋。”因此,那座淮河大橋在我兒時的記憶里,是一座讓我向往的高大的存在。初中畢業,我考上了市里的高中,去市里要過淮河,那座大橋就這樣離我越來越近了,我決心要好好看一看它。我特地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快到了,快到了!我老早地就把窗子打開,頭伸出一點去,眼光慢慢地往上移,再往下,來到左邊,再到右邊。你看著他,他似乎嚴肅地看向遠方,又似乎目光注視著你。到了橋上,抬起眼來往上看,不想錯過每個角落,當我回過頭來的時候才感覺到脖子的酸僵。坐在車上慢慢地感受,它像一個搖籃,承托著我這個年輕人的夢想。

上大學,是冥冥中自有安排吧,我學的專業是道路與橋梁工程。上學、回家依然是要過那座橋,他不再嚴肅了,離我更近了,脫去了那層神秘的面紗。我告訴父親,那座橋是“雙塔雙索面斜拉橋”,母親在旁邊笑:“長本事了,知道那是什么橋了,趕明你也造一個,開車帶著我和你爸在上面走一走。”“那我可不得造一個還要大的,穩穩當當的。”父親和母親都笑了。是的,它已經不再高大了,我看著父親和母親,他們倆也不是我小時候的他們了。此刻,那座橋在我心里對著我笑。

不出意外,畢業后我進入了工程單位--中鐵二十四局。父親和母親了解的不多,但他們記住的是:“小孩現在在央企工作,他們是修鐵路的。”語氣里透著欣慰和驕傲。他們知道的雖然不全面,但終究不是錯的,我并沒有去過多的給他們解釋。我越長越大,離家也越來越遠,父母的白發卻越來越多了。老家高鐵也通了,但回家的次數卻越來越少了。父親和母親去照顧懷孕的姐姐,打電話讓我在手機上買票,千萬囑咐我不要買高鐵。我知道,那是他們骨子里的儉樸,我尊重了他們的決定。我想,什么時候我告訴他們,他們要乘坐的那班高鐵列車的線路是我,是我們修的,他們一定不會再拒絕了。

走進店去,買了個粽子,我跟老板開玩笑說:“你這個宣傳牌做得好,本來我都不餓的,但還是忍不住進來買了一個。”老板笑笑,說了一句我沒聽懂的上海話,但我能看出來,那是很滿足的笑。輕輕地剝開粽葉,咬上一口,暖暖的。異鄉的粽子里面住著的卻是故鄉,因為,“粽”在心間。

重生之封神演义